欢迎进入汉高机械官方网站在线留言 | 关于汉高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地图
资讯热线电话

400-833-2319

汉高机械
热门关键词:佛山制管机 内整平设备 光亮退火 精密制管机 焊管自动跟踪系统 工业焊管机

汉高资讯

NEWS HENKEL
联系方式
    联系方式
    服务热线电话:
    400-833-2319
    地址: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勒流街道富裕村海裕二路13号
    电话:400-833-2319
    传真:0757-22802373
行业新闻首页 > 汉高资讯 > 行业新闻
『上一篇新闻』暂无相关信息
『下一篇新闻』等离子焊机注意事项
『首页』  『返回』

服务

热线咨询电话:

400-833-2319

汉高首页 | 工业制管机  | 焊缝整平 | 光亮固溶 | 合作案列  | 汉高资讯 |  关于汉高 | 联系汉高
地址: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勒流街道富裕村海裕二路13号  技术支持:华企立方ceall 
ICP:粤ICP备16032516号-1 Copyright (c) 2015gdhenkel 版权所有 广东顺德汉高机械有限公司   
  • 主页
  • 六合心水论坛资料
  • 红叶心水论坛
  • 六合财神心水论坛
  • 主页 > 红叶心水论坛 >

    亲因催债 出走女儿归家交代:至少借了18家

      发布时间:2018-01-16 11:54

      19岁女儿陷入现金贷泥潭,母亲借遍认识的人,拆东墙补西墙还了10余万元后,因压力太大服农药。潇湘晨报连续报道此事后,引发强烈关注。

      1月11日晚,夏双在亲友的陪伴下赶到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配合进一步调查,次日一大早被送到外省亲戚家安顿。

      12日晚,夏双的家属独家向本报提供了一份有关她借贷的资料,夏双提到,过去半年中她至少向18家公司借贷。目前,门已经详细记录18家放贷公司的信息,并展开调查。

      另外,本报记者对话一名现金贷行业业内人士(隐去真实姓名)了解校园贷、现金贷的现状,试图分析这些借贷最终演变成高利贷的原因。

      12日晚上,经过多天询问后,夏双的一位家属李军(化名)独家向潇湘晨报提供了一份资料。夏双在这份资料中称,过去半年至少向18家公司借贷,不过总共借过多少次、借了多少本金,她一时也算不清楚。“大部分借贷都是被诱骗的。”李军说。

      “之前找朋友借了一万元,还不起后,这位朋友带着我去借现金贷。”夏双自称,第一笔现金贷是向借贷公司“隔壁老张”借的,合同上写着借8000元,实际到手6000元后全部还给朋友。

      18家公司与夏双签订的借条中,只有2家所写借款金额与实际到手的一致,另外16家写的金额都高一些。除了“斩头息”外,每次完成一笔借贷,夏双还要向业务员支付500元以上的介绍费,最终到手的本金并不多。她说,有的借1万元,到手只有7700元。

      还有的合同上约定了滞纳金收取方式:每天收借款总额的50%,如果借1万,逾期未还,每天收5000元滞纳金。李军说:“这样的合同没人敢签,肯定是被诱骗的,甚至有可能是伪造的。”

      夏双在这份资料中自述称,过去半年借的钱就没用过,全部拿来拆东墙补西墙,而每家公司借多少、什么时候还、利息多少,她只要想起这些“头都大了”。

      “越到后面,还款压力越大。”夏双说,每家放贷公司的财务会提供微信、支付宝账号,她一般用微信转账还款。

      目前,门已经详细记录18家放贷公司的信息。按照借贷顺序,此前曝光的“白度白汇”是第14家,“嘉翔信息咨询有限公司”是第17家。目前,公安机关正对这18家放贷公司展开进一步调查。

      “去湘域国际中心31楼、12楼等楼层多家公司借过。”1月12日,记者再次回访该中心发现,夏双所提到的放贷公司都关门了。

      12日晚11点多,夏双的家属李军通过微信给记者发来这样一段话:“小女孩毕业不久,社会经验不足,她可能没意识到所借的是高利贷,也没想到会带来如此严重的后果,造成如今不可挽回的局面。不法之徒钻了法律漏洞,打法律擦边球,这些人获得了不当的利益,必然会有人的正当利益受损。今天是夏双这个女孩背负了不能承受之重,她的母亲也因此走向了的道路。如果放任这些钻法律漏洞打法律擦边球的行为,明天又会是哪个夏双被套路,又会是谁的母亲不堪压力走向绝路……我还是相信法律,相信法制会越来越好。希望这样的悲剧,不再有。”

      去年9月6日教育部召开新闻发布会明确表示,根据规范校园贷管理文件,任何网络机构都不允许向在校大学生发放。为了满足学生金融消费的需要,鼓励正规的商业银行开办针对大学生的小额信用。

      业内人士:历时三年多,主流分期平台培养并带动了在校大学生的分期消费意识。尽管国家已全面禁止,但学生的消费分期需求依旧存在,这给民间高利贷可乘之机的同时,校园贷本身也没有死掉,只是换了种形式,也变得更加隐蔽一些了。

      业内人士:民间借贷有涌入校园的趋势,甚至有部分在校大学生从事放贷工作,用原来从事网贷中介赚的钱,向本校和周边学校的学生放贷。在校大学生放贷有优势,赚钱也容易,打个比方:借出去1万元,周息收10%,一个月能赚4000元,年利率高达480%。

      潇湘晨报:不怕借贷之后同学不还?业内人士:他们会抓住同学好面子、怕名声坏了的心理,威胁不还就找其同学、老师和父母家人。

      自2015年职高毕业后,夏双在美容店工作,收入不高,约半年前借了一笔6000元的后,不停向多家公司借贷,利滚利无法偿还后导致悲剧发生。对于夏双的遭遇,这位业内人士认为,没有需求就没有市场,问题的核心还在于“借款人完全不知借的是高利贷,金融安全风险常识普及不够”。

      业内人士:这种非法提供现金借贷公司的特点是:一般成员较少且分散,规模不大;放贷、催收一体化;从业人员多为本地人。类似“隔壁老张”、“白度白汇”这种应该是团伙放贷,或没有注册公司,即使注册了,对外也是其他名称;像“嘉翔信息咨询有限公司”,媒体报道后找上门,直接关门或说是民间借贷,只要找不到放高利贷的证据,也不能拿这些公司怎么样。这也是高利贷盛行的原因。

      业内人士:借贷的门槛很低,户口只要在借贷公司可控区域即可,而女性相对于男性更容易借贷,因为女性胆小怕事,还款意愿高,还不起的甚至会被误导去夜场上班。有固定资产和经营场所的,借贷额度也相应更高。

      业内人士:一是斩头息,即客户借1万元一般到手只有千元,借贷公司可以降低自己的本金风险,利润也更高;二是高利息,即以周息的形式收取,让不懂金融的借贷人误以为利息不高,比如借1000元,一周后还1100元,看似很划算,实际年利率高达480%;三是高额逾期费,约定时间不还的,利息按天收取本金的百分比。

      业内人士:贷前审核时,借贷公司会详细了解借贷人的资质,这其中包括固定资产、家境和有无经营场所等,然后决定额度的多少,逾期后再进行催收。事实上,在贷前审核环节,借贷公司就已经决定了催收方式:电话告知还是上门催收。受法律约束,现在暴力催收比较少了,而是采取游走于合法与非法间的方式:天天上门,在家门口赖着不走,有些言语恐吓。

      业内人士:大多是无经济来源、收入不高的在校大学生或是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,他们一般消费心理不成熟,容易盲目消费、攀比消费,一旦消费急速膨胀后,就容易被校园贷和现金贷瞄上,加上这类借贷门槛低,隐蔽性强,相关部门难以及时监管到位,最终陷入借贷泥潭,导致悲剧一幕幕上演。

      给19岁的女儿夏双还贷10余万元后,刘丽才发现女儿的债务是个无底洞。面对催收人员天天上门,刘丽不堪压力,于1月8日喝下两瓶农药结束自己的生命。

      让人心寒的是,亲友们刚料理完刘丽的后事,先后有四拨人员上门逼债。1月10日,愤怒的金华村村民控制住这些催收人员,莲花派出所随后出动警力到场处理。

      2017年12月31日,女儿离家出走下落不明,妻子被现金贷逼上绝路,原本幸福的一家三口,如今仅剩下55岁的夏明国。

      悲伤、恐惧、绝望和对女儿的担心,所有的情绪瞬间压在夏明国一人身上。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近乎崩溃。(为保护隐私,夏双一家系化名)

      10日12点多,一辆湘K牌照的白色SUV驶入金华村,沿途只要见到村民,车内人员会摇下玻璃,面露着微笑,打听夏双的住址。最终,这辆车停在一栋土砖房附近。

      此时,这栋破旧的土屋内,夏明国等数十位亲友正准备吃饭。一个小时前,他们才将刘丽的骨灰安葬好。见有陌生人找女儿,夏明国出门相迎。他很快发现,眼前的两名年轻小伙子是放贷公司派来的催收人员。

      “你们是哪家公司的……”妻子的骨灰刚刚入土,催收人员又来上门,夏明国瞬间情绪失控,不停地追问两人的身份。

      一旁的亲友见状也纷纷上前,两男子被围后支支吾吾,一问三不知。从两人开来的车内,夏明国等人找到数份借贷合同,但没有夏双的。

      记者注意到,这些借贷合同分为“借条”和“收条”,上面有借款人的姓名、身份证号码和联系方式,借款理由是“因个人短期消费需要资金”,而出借人也是个人。

      夏明国和亲友们虽然气愤,但都极力克制情绪,拿来凳子让两男子坐下,要求他们联系公司负责人尽快来处理。“带借贷合同来,要弄清女儿到底借了多少本金。”夏明国说。

      在与记者交谈过程中,两男子自称公司名叫“隔壁老张”,位于“湘域国际”,他们是贷后催收人员,第一次到夏双家催收,“她总共借了1.2万元,还剩3000元本金未还”。至于公司向夏双催收多少利息,两男子对此表示“不清楚”。

      10日下午1点多,距土屋一百米处的岔路口传来动静,一辆准备掉头的出租车被村民拦下。从副驾驶下来一名红衣男子,称专程赶到村上要钱,他催收的对象也是夏双。

      “你认识这两个小伙子吗?”顺着夏明国手指方向,这名红衣男子称“不是一起的”,但对于自己的公司名称,他表示要打电话问一下,“我只知道在‘天佑大厦’ ”。

      “夏双不见了,她的妈妈去世了,你过来一下,他们把我扣了,不放我走……”就在红衣男子给公司打电话时,有亲友一把抢过手机并询问:“你们是什么公司?她(夏双)借你们多少本金?”这名备注“王平”的人在电线万元。”

      “王平”在电话中称,公司名为“嘉翔信息咨询有限公司”,持长沙身份证就可以在公司借贷。夏双于去年11月向公司借贷2.8万元,分5个月返还,但对于利息他始终不愿透露,只是回复称:“她家里出事,公司只要求还本金,利息看着给。”

      在交涉过程中,有亲友在红衣男子身上搜出一把弹簧刀。红衣男子解释称,“用来防身的”。随后,这名亲友报警。很快,莲花派出所多名民警到场处理。

      “你赶紧过来吧,带上夏双的借贷合同,把账说清楚,不然我走不成。”红衣男子多次电话要求“王平”到场处理。

      10日下午2点多,就在民警问询过程中,一名形迹可疑的黑衣男子被村民揪了出来。他先是反复称“是来村里找人的”,不过很快,他的谎言被识穿。

      “你找谁?”“这人住哪里?”这名黑衣男子无法说出所寻人员信息。见第三拨催收人员被逮住,原本在训斥红衣男子的夏明国迅速转身,上前并揪住黑衣男子的衣领怒斥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    见群情激奋,黑衣男子脸色惨白,他承认是借贷公司的贷后催收人员,自称公司名为“白度白汇公司”。他说:“公司联系不上夏双,安排我到村里查看情况,所以没带借贷合同。”黑衣男子致电公司财务人员后称:“夏双借了6000元本金,但不清楚具体要还多少利息。”

      民警还未询问完黑衣男子,现场又引发骚动,原是第四拨人员被逮住。这时,金华村村民们彻底怒了,现场一度陷入混乱。为了避免引发冲突,在场民警向所里请求增派人手。10日下午3点多,另外数名民警赶到现场,迅速将上述四拨催收人员带回派出所调查。

      10日晚上7点,一名钟姓亲友致电记者称,十余台车先后赶到莲花派出所“赎人”,民警也一直在协调处理此事。

      平时也就一两拨催收人员上门,但在妻子骨灰下葬这天,竟有四拨不同借贷公司的人员轮番上阵催债,夏明国有些无法接受,“这些人不可原谅”。

      女儿自2015年职高毕业后,在美容店工作,收入微薄,什么时候陷入现金贷泥潭,夏明国不得而知。不过,在他的印象中,也就最近半年的事,“去年7月起,陆续有人上门逼债”。

      一辈子老实本分的庄稼人,夏明国夫妇认为,“欠钱必须还”。夏明国拿出积蓄,出面还了四五万。有时他不在家,妻子背地里找亲友借了六七万拿去还贷。

      “原本家徒四壁,东拼西凑好不容易还了10多万,可这债务就像无底洞一样见不到底。”夏明国叹口气道,“换谁都跨不过这道坎。”

      自女儿于2017年12月31日离家出走后,夏明国无法弄清女儿到底背负多少债务,“恐怕连她本人也说不清”。说到这里,夏明国的嘴唇直颤抖,一时说不出话来,许久才慢慢嘟囔了一句:“女儿还这么年轻,接下来该怎么办?”

      记者查询发现,中国银监会2017 年4月曾下文规定:做好“现金贷”业务活动的清理整顿工作。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应依法合规开展业务,确保出借人资金来源合法,禁止欺诈、虚假宣传。严格执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间借贷利率的有关规定,不得违法高利放贷及暴力催收。2017年12月1日,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、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正式下发《关于规范整顿“现金贷”业务的通知》,明确统筹监管,开展对网络小额清理整顿工作。